当前位置: 公文发布 > 地勘文化 > 山野的风

《野外的故事》征文汇编 (三十)他

来源:     作者:孔祥峰     阅读次数:518次     发布时间:2017/9/29 17:16:03

“妈妈,那黑叔叔在干什么?”

“赶紧走,你也不看看他那一脚的泥巴,粘到你身上怎么办?你闻闻那一身臭汗味,熏死人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好好学习,那你以后下场和他一样!”

正扛着全站仪准备放下摆站的他,愣了一下神,然后往后缩了缩,等那母子两人路过之后,才默默的放下身上的仪器,熟练地开始操作。

蓦然,他想了想自己拿学士学位证那会儿。

然后,又摇了摇头,他笑了。


湍急的溪流,在大雨之后似大江一般。

一艘皮划艇,两个身影,飘摇,无力,小艇根本就停不住。

此时,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无力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慢慢地皮划艇靠岸了,他上岸脱掉身上的衣物,套上自己那件救生衣,往身上绑了根绳子,拿着测绘仪稳稳地走向河边。

那一刻,雨后有些清冷的空气,卷着一道彩虹从他的脚边慢慢升起。

溪边的老乡,看得愣了。


雨后山晴,霓彩漫天。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飞驰,一道沟壑出现在眼前,猛然的急刹车,拖出了长长的两道黑印子。

“山体滑坡让路断了,车过不去了。”

司机点了根烟,平息了一下起伏的胸口。

“你先回去,晚上来这里接我们。”

他想都没想一把抓起身边装有全站仪的箱子,看了看山顶,又拿起三角架,招呼着身边的同事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过前面的沟壑,向前面的山顶爬去。

司机看着他的背影,好像有些痴了。


夏天的天气就像女人的心情,怎么也猜不透。

刚刚还似乎要把万物都烤熟了,一转眼,珍珠般的雨滴便肆意地挥洒而下。

一向镇定的他,现在也有些急了。

二等水准导了一半,一动的话,全部工作要推倒重来,这一天好几公里的路程就白走了。

怎么办?

突然他摸了摸裤兜,掏出一个白色透明塑料袋把水准仪一套,笑了。

“老天爷这是,看我们太辛苦,给我们降降温,钢琴曲《雨中漫步》有没有听过?兄弟们也唱首歌助助兴好了!”

说罢,自顾自地先唱了起来。

一声,两声,三声,慢慢又合成一声。

那天上的珍珠也似乎被他们的热情所打动,淅沥淅沥不停地打着节拍。


他,其实是你,也是我,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测绘人。

故事先说到了这里吧,但测绘人的汗水,还在不停地书写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