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文发布 > 地勘文化 > 山野的风

《野外的故事》征文汇编 (三十二)诗和远方

来源:     作者:孔祥峰     阅读次数:527次     发布时间:2017/9/29 17:23:29


那是一个秋天,余夏的阳光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热情,虽已是下午三点,可秋蝉还是懒懒的赖在树上不肯叫唤,仿佛怕一张口,嘴里那点湿汽会随着自己的声线蒸发一般。

忽然,从那条孤独的山间公路传来几声爽朗的笑声,打碎了这山里的沉寂。秋蝉扭头望了望声音的出处,很是纳闷。

路的尽头缓缓地出现了三个人影。

一个圆乎乎的大胖子,肩上扛着一根长三米的白色木质水准尺,尺子的扶手上还挂着一块黄色的三角形铁质尺垫。那胖子看起来早过弱冠,但还不到而立之年,此刻正气喘吁吁的。秋蝉望着他,仿佛温度又上升了几度,不自主地向树叶底下挪了几步。

还有一个扶着尺子,得看起来应该是到了知非之年,只见他指着脚下的尺垫对胖子说:“尺垫不要挂在尺子扶手上,万一磨到尺子刻度怎么办?你是不是准备拿这个月磨破那两三双鞋子换来的工钱给我们换副新的水准尺了?”

说完甩了甩那拎着已被汗水浸湿的尺垫绳子的手,地上瞬间多了一滩水迹。

胖子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又重新把尺垫拎在手里。又对着另一个扛着水准仪的男子喊:“师傅,我们下午能不能把这段山路导完啊?”

说完又狠狠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水珠,随手一甩,路上就湿了一块,但很快,那块水迹又重新变得跟从前一样,变淡消失了。

那扛着水准仪的汉子看起来刚到不惑之年的样子,只见他把三角架劈开,放到路边,使劲按了按,见放稳当了,又从挎包里拎出水壶抿了一口,又把水壶递给胖子,反手抖了抖早已粘在后背的衬衫,笑骂道:“年轻人就是急躁,才开始没多久呢,就想着结束。”

说罢又扛起了水准仪大步地向前走去。

秋蝉晃了晃脑袋,怎么也把这三个人联系不起来,似乎他们身上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浑身湿漉漉的,从内而外散发着水汽,就像刚从河里捞上来的一般。

“这路啊,着急是走不完的。只有静下心来,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目标才会离我们越来越近,要是都像你这样毛毛躁躁的,很有可能反而会离我们的目标越来越远。”

“师傅,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啊?”

这时那扶着着水准尺的汉子也笑了,他抹了一把已经粘在眼前的头发:“我们这走路和你平时的散步或者赶路又不一样,光想着向前走就行。我们可不仅仅是要走的快,还要走的准。就像做人一样,如果一步错,就会步步错,最后只能重新来过。”

“年轻人,眼光要放长远,不要光盯着眼前这一点点;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生活不仅有眼前的挫折和苟且,更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师傅,真看不出来,你还有些文艺呢!”

胖子也笑了。

“那你有没有给自己定一个朗诵诗的远方呢?”

“我的远方,就是要徒步量遍这天下”。

说罢三人同时都笑了。秋蝉也似乎被他们的气氛所感染,忍不住的也喊了两嗓子。

余夏的天气,就像怀春的少女一般,叫人捉摸不透,刚刚还热情洋溢,突然间却变了脸色,一声怒吼从耳边炸起,余威顺势卷向远方。

“起风了,要下暴雨了。”秋蝉抓紧了正在颤栗的树叶,忍不住提醒他们一句。

这时,只见那扛着水准仪的汉子愣了一下神,神情瞬时间有些紧张起来,快速地在包里找出一副地图,看了看,又摇了摇头。接着又翻出来一个透明的塑料袋,想了一会,神情才稍有缓解,然后向那有些六神无主的胖子喊:“小子,从我们早上出发到这里,刚好走了一半,好不容易到这里,若是现在放弃明天还得重来一遍,你想不想再来?”

大胖子似乎有些犹豫,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那好,刚好我们装午饭的塑料袋还在,一会我给水准仪套上,保证仪器不会被淋湿出问题。愿不愿意陪我们这些老家伙雨中漫步一回?”

大胖子想了想,坚定地点了点头,又默默的念叨了一句“诗和远方,徒步量天下!”然后又冲那两人喊:“老天爷这是可能看我们都快熟了,给我们降降温吧!师傅,雨中漫步怎能没有音乐相伴,我先起个头,我们一起唱啊!”说罢就往前跑去。

“记得卡准米数!你这小子还是这么急躁”。

“我们这行业也是得多注入些这种肯吃苦的小伙子了,呵呵。再说了,年轻人嘛,总是要活泼一些的。光靠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行了,总是要有传承的嘛!”扶尺子汉子的声音也低低地传了过来。

余夏的怒气终于开始宣泄,黄豆般的雨滴打落了片片树叶,秋蝉悄悄的探出脑袋,又向那一行三人张望。

雨水、汗水,浸满了衣衫,顺着他们湿答答的鞋子流向远方。

慢慢的,这一行人缓缓地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仿佛过客,但大山却牢牢地记住了他们,因为他们特有的脚步。

少女的心性注定余夏这位姑娘的怒火不会持续太久,天边落下的珍珠慢慢变得稀少起来。秋蝉探了探头,从树叶下钻了出来,振了振翅膀,毅然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