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文发布 > 地勘文化 > 山野的风

《野外的故事》征文汇编 (三十五)难忘的一场“演出”

来源:     作者:胡世辅     阅读次数:583次     发布时间:2017/9/29 17:34:56

金秋十月,微风送凉,山里的气温相对山外还要低些,矿区内已悄然感受到深秋的来临。

已经来到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是矿区应急预案演练的日子。大清早,我和项目部的同志就赶到演练场地,在进入场地的马路上拉起横幅,做好演练的准备工作。

今天来指导验收的可是局质安处的专家领导,马虎不得。虽说我们在之前已经预演了两遍,各个步骤流程已做到心中有数,但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事情搞砸了。回到项目部,再三核对演练流程,感觉基本上没有什么遗漏了,静候专家领导的到来。

9点刚过,站在项目部门前的桥头,大老远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越野车向矿区开进,接着一辆辆车子的相继开来,局里、院里的同志组成“验收组”、“观摩团”涌入矿区,项目部一下热闹了很多。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除了局质安处的专家领导,局长也来了,顿时感觉今天压力好大。虽然局长今年刚上任几个月,已几次到过矿区,前来检查指导地质找矿工作,那些事都是大家平时在做的,我们心里有底,没出过什么“洋相”。而今天是野外摔伤应急预案演练,大家都是第一次,我在其中还要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事已至此,由不得我了,赶紧粉墨登场。来到演练场地,按程序演练指挥大致介绍了演练的流程,及我们在野外遇到突发情况时对事故的处理措施,一段开场白之后,大家各就各位,演练开始正式。

我和老吴一组,出演野外作业人员。根据演练分工,我因个子瘦小,被确定扮演伤者,负责“摔伤”:在下山过程中我不小心脚底打滑,摔断了小腿,身上、手上还有多处划伤、出血;老吴负责自救,即给我先做简单的伤口处理及腿部绑扎,再通知项目部请求救援。

“剧本”要求摔伤的程度是骨折,那是摔得比较重的,作为业余的我,这个演起来真有点难度,你要演得逼真,还不能弄假成真。有的观摩点评嘉宾建议简单摔一下,做个示意的样子就好了。我口头上说“好的好的”,心想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怎么可能敷衍了事呢,他们不知道,项目部在安排我演这个角色时就说了:“今年的奥斯卡影帝是你了,好好演吧。”为了拿“影帝”,我想至少摔倒后也要滚几圈吧。决定了就这么干。

下山途中,我走在老吴前面,一个不小心,脚底一滑,“啊”地大叫一声,顺势一倒,连带着滚了几滚,一直滚到平坦处,还不时地呻吟。

这一滚,直接把老吴及观摩人们惊到了。老吴快速跑下来,观摩领导也上前询问有没有真的摔到哪了,在得知我没事之后,大家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临时改‘剧本’,没跟我通气”,老吴训斥我。

我笑着对老吴说:“本职工作,倾情演出,没点演技怎么好意思拿‘影帝’”。

既然没事,演练就继续。老吴开始按预定步骤给我做伤口处理及 “摔断”小腿的绑扎。从伤情检查到伤口清理,再到用纱布包扎,老吴是一气呵成。

为了显示我是倾情投入,处理伤口时我则还在配合着不断呻吟,老吴没好气地说:“今天没有摄像,只是拍拍照片,别叫了”。引得在场的大伙笑了起来。

做完前期处理之后,老吴拨通了120急救电话及项目部电话请求项目部同志救援。

项目部同志按预定步骤提着担架赶来救援,担架放在凹凸不平的乱石堆上,四个人把我抬到担架上,刚刚放下,我又啊地叫了起来。老吴说;“好了,不要演啦。”我说:“谁演啦,担架下面的石头硌到我的腰了。”又是引得众大一阵大笑。

按照流程,项目部同志用担架把我抬到120车子能开到的地方。本来说好是抬一段走一段,分好几段走,我则借口腰部二次受伤,腿上绑了木棍行走不便,要求多抬一段路程,他们一致反对,说不下来就来个三次受伤、四次受伤,说得大家呵呵笑。

抬了一段路,我们的“医护人员”迎上来了,“医生”要先问询并查看了解一下伤情。担架刚刚放下,躺在担架上闭目养神的我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救护人员”就开始加戏了,冲我脸上轻轻拍了两巴掌,边拍边说“你还清不清醒,还清不清醒。”

我被绑在担架上,扣子扣住,动弹不得,无力反抗。大家则一阵狂笑。

“医生”也开始不怀好意地按按这里,按按那里,假装关心地问:“这里痛不痛,这里痛不痛。”我大声回应道:“我腿断了你说我哪里痛。”

很快,担架抬到了山路口,放到虚拟的救护车旁,演练第一阶段结束。看着项目部同志准备返回办公室,投入第二阶段的点评,并没有要帮我从担架上解下来的意思。我只得呼喊:“把我抬上救护车吧,拉我回项目部。”本来是一部小悲剧,偏偏让我们演成了喜剧。

回到项目部,开始点评,各位专家领导一致认为这次演练是成功的,无论是预案编写、程序编排,还是实际演练,采取措施,都是到位的,演练的目的在于正确应对突发事故,更在于强调野外工作要注意人身安全,防微杜渐,从源头做起,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这里要说明的是,专家领导同时肯定演得好,从路上滚下来把他们都吓到了,动作表情比较到位。

在这场“演出”中,我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挺满意的,可是到现在我还在想,说好的奖呢,“影帝”不是有奖杯的吗?